『一个抽奖』ʕ ᵔᴥᵔ ʔ
很久之前就说过要抽奖结果一直忘记了!!
ʕ ᵔᴥᵔ ʔ是狐周周老师的漫画新作《月满千江》!
内容是崇祯相关(外加一百p我CP),与其说是一部漫画,不如说是一部堪称艺术品的晚明史同创作。大家感兴趣可以去微博或LOF搜狐周周看看喜不喜欢这种风格,我只记得几年前第一次看到的时候哭了一整夜 :blobcatgoogly2: ,,总之是让我流泪无数次的作品!七篇故事,每一篇都将史书寥寥数语完美地填补,老师的温柔想象又让触目惊心的痛苦得到合适的消解不至于致郁,,,
ʕ ᵔᴥᵔ ʔ转嘟就可参与!因为不会弄脚本会发我抽签的视频!
要求是两个月内在LOF或微博发一篇repo即可(如果喜欢作品的话能艾特老师让她看到就最好了!)

《【重温】在中国的西北边陲,国家正以科技驱动着一种新形式的“恐怖资本主义”》

因为严打,汉族官员觉得维吾尔社会的伊斯兰教信仰和政治抵抗明显减少了,也很骄傲地看到维吾尔人开始热情地学习“通用语言”,抛弃宗教节日,拥抱汉族文化价值观了。从他们的角度看,这套新的安全系统是一个里程碑式的成功。
...

阅读全文:🔗 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

#中国数字时代

与微博等一切商业社交平台保持适当距离的第N个理由:

「微博的阅读量和互动量越高,我的工作就越出色,领导对我就越满意。那么,如何发出微博获得数百条评论,或是获得成千上万的按赞,甚至登上热搜榜单呢?工作数日后,我发现了诀窍:单条微博的点赞数是微博原文点赞数和评论区点赞数的累加,而评论区网友语言激进,获得的点赞数甚至要比微博原文更多。如果想要让总点赞数飙升,就需要引发网友讨论甚至骂战。通俗地讲,就是煽动对立。」
「除了官民对立之外,一切都可以煽动。男性与女性,企业家与工人,狗肉爱好者和动物保护论者,甚至北方人和南方人,让他们吵起来就是我的任务。其中男女对立是最安全、效果最好的。我一般先发一条男性杀妻新闻,女性用户便蜂拥至评论区,批判“蝈蝻(大陆女性网民对部分男性的蔑称)”的恶劣行径。过几个小时,我再发一条女司机交通事故新闻,男性用户便无所不用其极地嘲讽、侮辱“女拳(大陆男性网民对女权主义者的蔑称)”。有时人们会在评论区爆发骂战,互射的子弹就是我月底的绩效。」

theinitium.com/article/2021112

我不懂,这是我的反对意见 

@shine
不知道你有没有注意到她们是自称女权/母权的,而她们对其他人的称呼是平权仙子/蚬子,驴,男宝妈,屌子,对其他人的态度要么是辱骂要么是尊重祝福别死我家门口,她们从不思考,只对认真讨论问题试着讨论科普的人骂蚬子/媚男/男宝妈。
开除她们女权籍的不是另一些要求平权的人,反而是女权的定义因为她们改变。事实上是她们,开除了,另一些人的。有能力思考的人没有她们的狂热也没有她们有影响力,就算同样自称女权声音也一样被盖过去。大部分人讨论女权的时候在讨论她们,女权这个名字在事实上被抢走了,为什么会反过来说她们被开除女权籍,指责平权人和她们割席呢

就像作为黑人要求的不是种族平等,而是每天都在骂“你不够黑是白人的狗”,“我们黑人才是最好的,黄猴子白皮猪”,她们对不公的愤怒只来源于自己不是既得利益者而不是“人人平等”。她们是男权社会的产物,她们的理想是重建性转版的男权社会,她们的理想国里甚至没有所有的女人。理想是空中楼阁,口号在加强男权社会的秩序,至于行动,在不民主的国家里能做到什么?再加一个粉红,那能做到的更有限了……
如果谈恐惧和应激反应,只有她们有吗?她们的霸凌如果能用应激行为合理化,那其他受苦更深的人呢?这是用一句态度恶劣因为她们受苦受难应激了就能解决的事吗……

所以我认为她们的反抗并不能拆掉男权社会的哪怕一块砖,而她们误读女权主义招致(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是接受过学术训练还是没有的)其他人对女权主义的误解,伤害霸凌其他不符合她们理想的女人/同性恋/跨性别者,热衷于举报/文化审查的行为反而会有更恶劣的后果。
而且她们并不是你想象中的,不聪明的十八线城市出身的愤怒的受害少女,反对她们的女权主义者也不是你想象中的受过更多学术训练的生活更优渥更有余力的的人。少来做这种没根据的假设,我从几年前到现在真的跟很多,很多人谈过。
而且,中国的信息闭塞反而给了她们歪曲事实以证明己方正确的绝好机会,比如她们可以曲解国外新闻(奥巴马的法案),捏造犯罪数据(跨性别的犯罪),造谣(JM帝国时期每个人在传的国外对色情的管制和审查标准)。她们的标准和既定观念只会让她们收集对自己的观点有利的信息,不惜造谣也要伤害其他人。社会达尔文主义嘛。又刚好符合中国排同反跨的国情。这不是有能力检索信息的人不和她们共享,而是国内微博的环境只允许她们的观点传播,而霸凌很爽觉得跨性别恶心是人类本能,解决方案不是更优渥有更好条件的人反思自己,她们不仅是这个恶心环境的受害者,甚至这可以说是一拍即合。我不知道,你真的认识和了解她们吗……
如果不从认同人人平等开始反抗压迫,就永远不会有平等的那天,能了解这一点不是什么能获取更多信息的人的特权吧?奴隶会认同奴隶制想成为奴隶主吗?同样生活在奴隶制下,我们想推翻奴隶制,她们认同奴隶制只是认为自己应该做奴隶主。确实两种想法都很正常。既然理念有根本上的不同,那拒绝跟她们成为同类也正常吧。
就,我们不应激,我们态度更好,我们不非黑即白,难道是因为我们受的苦可能不够多吗,她们在男权社会下长大,我们是在女权社会下长大的吗,她们是受害者那我们呢,我们是既得利益者或者加害者吗,她们作为受害者当个混球普通又正常,那同样是受害者的我们试图成为好人就要容忍是什么道理?
怎么说,对于想要人人平等的人来说,敌人不仅只有男权制度,还有男权性转版的女权制度(如果能建起来的话)。
需要被摧毁的不只是男权的标准和语言,还有它们的变种(就是特色女权现在用的那种)。所以就算看起来有暂且类似的目标,该割席还是会割的,甚至还可以说她们也是我们的敌人捏 :0130:

是不是都以为同人全是十几二十岁的在搞,跟你聊过天的同担年龄可能和你相差几十岁好不好,你觉得很牛逼的太太也不会一到三十岁就封心绝爱不再产出。搞同人是情感需求,产出是创作欲,这两种欲望是到死都会保持的需求。
是不是都以为三四十岁就很老了,感觉互联网有个“人类过了三十岁就属于老年”的共识,尤其是女人,二十五岁就老得没价值了。三四十岁分明就是非常年轻的年纪,属于青年,但是人们一聊起三四十岁听着就像该进养老院了,聊五六十岁的中年人听着像要进棺材了。比如网友看到三十岁的明星就感觉他该下岗了,对个四十岁的明星有性冲动往往大惊失色,有种自己喜欢上亲爹妈的乱伦感,对五十岁的明星有性冲动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感觉像在冰恋。
另一方面,你以为你八十岁就不会为你十八岁那年嗑过的西皮流泪吗。

河南这次出的烂事,教育局招标的“营养午餐”把孩子吃出腹泻,学校方面还不敢说啥,让我又想到几年前的携程幼儿园虐童事件,简直如出一辙:最初是携程员工自己出钱找几个阿姨看孩子,然后妇联介入,说携程“没资质”,把阿姨遣散了,强塞过来另一家“有资质”的幼儿园,于是打孩子喂芥末等等的烂事都来了。

这种烂事背后的根源,几年前就有人分析过了:
——在某国能“合法经营”的服务,大多数都是质极次而价极高。这不是因为“合法经营”的老板天生坏种,而是因为,老板能“合法经营”的前提是,得给有关部门交保护费。您花一百块钱买服务,老板得拿九十块钱交保护费,剩下十块钱才能给您服务,您觉得您能享受到什么样的服务?

PS:等国的“营养午餐”办成这德行,还真不如直接把钱补贴给家长,让家长自己买菜做给孩子吃。挪用孩子这点口粮的毕竟是个别现象。总好过现在这样,上头没少花钱,养肥了一串收保护费的狗逼,孩子们还得吃馊豆腐烂菜!

桑爷爷…………怎么会…………不是说还在准备新剧……

《在人间|烧死母亲的头号嫌疑人是父亲》

陈昌雨终于等来了母亲的尸检报告:“因烧伤导致的感染性中毒,休克死亡”。他立即从广东赶回老家宣威,并发了一条朋友圈:“这一路的颠沛流离,终于要结束了。”
...

阅读全文:🔗 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

#中国数字时代

>尽管钱钢在1976年就去了唐山现场,但《唐山大地震》的深入采访和写作却迟至1984年,因为“当年去唐山,唐山的灾情还是秘密,大家都不准带相机”。好在钱钢有一个习惯,拿着小笔记本来记录当时的一些人们说的话,或者当时故事的一些线索。

图像中的事是真的

dzj.jl.gov.cn/ztzl/tsdzjnzt/ts

一年来最让我觉得恐怖的一起性别暴力事件是南京洪某唆使两男子在云南杀害其女友李某的案子(即媒体通报的“南京失联女大学生遇害案”)。
这个案子是当前社会父权性别暴力与nationalism共谋的冰山一角,媒体原标题为“'南京失联女大学生遇害案'细节曝光:无业男友借口‘危害国家安全’,指使小弟将其杀害!”犯罪者洪某本是南京当地一水弹枪俱乐部会员+军迷,在朋友圈经常炫耀枪支和格斗技能,长期谎称自己是国安保密部门的工作人员,并且因此获得一票小弟的信赖和本案被害女生的青睐(甚至长期被他pua精神控制,承担大部分开销都心甘情愿)。这种nationalism与阳刚气质的混合产物,已经成为其社交圈内普遍公认的人格魅力。
他先以处理公务为名,将女友李某骗至偏僻的云南边境;又借口李某掌握了“危害国家安全”的信息,唆使小弟张某、曹某(其中一人是辅警)杀害李某。当时在他们密谋的群里还有洪某的另一小弟祁某,他虽然没有参与凶杀过程,但后来受洪某指使去现场进行二次破坏并偷盗夜视仪。在去年八月洪某落网后,洪某的拥趸中还有对他国安人员身份深信不疑的,并且希望继承洪某的精神衣钵。
这起案件不仅是性别暴力事件,还反映出在nationalism与patriarchy共谋下,隐藏的father state暴力逻辑。只要一个人被判定为莫须有的“危害国家安全”者,无论是否有确凿的证据,对ta行使暴力的人是否有相关的职权,行使暴力是否有正当的程序,剥夺这个个体的性命都被视为是理所当然的。并且在authoritarianism的渲染下,这样的私刑逻辑是可以接受的,是为了大局“宁可错杀,不可漏放”的。
这也是我为什么对这起案件感到不寒而栗,在我看来荒谬的逻辑和行事,在潜在的刽子手眼中是可以合理化其暴行的主张。

关于同人那篇 

我看那篇同人瘾的就感觉很好笑,因为感觉作者有点病(物理意义),如果是为了具体的生活目标(准备考试或者大型项目)而暂时告别爱好,是很正常,但是有些人就是见不得自己舒服。

可能是从小应试教育,不管是看闲书、上网、玩游戏、和朋友一起玩都会被当作不务正业,因此会对自己的快乐产生潜意识的厌恶恐惧负罪感,觉得太快乐了,这是肯定不对的,肯定需要戒掉。但快乐就是快乐,是人生的重要意义,感觉到快乐并不代表你是坏孩子。

如果长期夜里看同人导致熬夜,那问题很可能并不在于同人过于诱人和罪恶,而在于你白天的获得感和幸福感太低了,过着无聊疲惫的生活,还没有足够的奖赏,大脑不甘心入睡。

是时候检讨生活的问题了!但现实又是残忍的,这些痛苦可能是你不得不承受的,因此也没什么改变的方法。骂自己不自律、试图戒断快乐惩罚自己,可能是最简单的消除罪恶感的方式,可是又是有毒的。

总之活着就是挺难的......凑合过吧。看同人还能获得快乐的时候要珍惜,因为精神再下滑,同人也不会给你带来快乐了。什么都不会带来快乐,那就是抑郁了。

感谢给人带来快乐的一切,珍惜还会快乐的此刻。

说到痛经吃止痛药,布洛芬这一类的解热镇痛类非甾体抗炎药,对肠胃都有一定刺激,长期服用可能会导致消化道溃疡或者出血。只是因为痛经每个月吃一两粒不会有太大风险,但是吃的时候还是要注意保护肠胃,尽量做到:
1. 餐后服用。胃排空的时间大概是4小时左右,所以如果吃药时距离上一次吃饭接近4小时或者超过4小时的话,一定要先吃一些东西再吃止痛药。
2. 服用时用大量的水送服,绝对不可以不喝水或者只喝一口水。

另外布洛芬起效的机制是抑制前列腺素生成,所以缓解痛经的话要提前吃效果才好,需要自己算好时间。我自己的话是月经前一天吃(小腹开始隐隐作痛并且有下坠感),等到月经第一天的时候就不怎么疼了。不疼的话我是不会补吃的,尽量避免对胃肠的刺激。

⚠️请注意,长沙橘子洲头声援张展的一位大学女生失踪。
她昨天被校方约谈,今天又被当局带走,还请大家帮忙关注。

Show thread

#墙国观察
#中国工人生存境况
转自微博@李小粥的茶水间:
吃个瓜,和劝退专业的年轻人有关系。
B站有个UP主叫大猛子最近引起了很多讨论,他今年6月从和河北农大的土木专业毕业,在工地上班,
就这么一个不起眼学校和专业、不起眼颜值的新晋打工人,靠着日常几分钟的工地实拍视频,短短3个月就获得了50多万粉丝,

他的视频甚至真实得有点简陋,与B站其他精致的年轻人生活/科技数码/海外游学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弹幕区最常见的发言是:
“牛马的日常”
“又是工地打灰的一天”。

然后,他前几天被约谈了。
很多人因为他的视频,对土木这个专业和相关行业,产生了巨大怀疑,
也对“基建狂魔”这个这个褒义的称呼,产生了不一样的理解,

他的视频,也很直白的告知了相关专业毕业生未来的生活:

无休止的加班、
不太理想还略带遥远的工作环境、
与付出不成正比的薪酬,

这与B站《后浪》视频里体现的精致年轻人、与我乎动辄百万年薪的金融和互联网精英们,差得太远了。
唯一值得骄傲的,可能就是工作单位里带“中”字头的名号了。

很多人会把大猛子,和同为B站UP主的何同学进行对比,
他们都在讲述中国年轻人的故事,只不过呈现出来截然不同的画面,
前者真实、简陋、灰尘铺面,
后者精致、高知、流利的英语与先进的科技风。

有些人把这种差距归结于专业:土木和计算机的差别,
还有人归结于学校,
更多的是,是归结于出身:县城与大城市中产。

巧的是,他们是同届毕业生。

据说大猛子被约谈时,一度吓得把视频都删了,不过后来发现事情没想象的那么大,又恢复了视频,
只不过新的一两期视频里,画风和评论区的戾气,都显得柔和了很多。

#微博新知博主#
m.weibo.cn/6191604322/47066850
//@飞身上天庐:什么时候可以砍老爷的脑袋啊//@玩列车的三哥:我看到的年轻人,绝不是B站后浪里那些恶心人的玩意,普通人家的孩子都是正正经经辛辛苦苦地工作,上下班堵车挤着地铁。《后浪》拍的是真特么恶心。只是一群老家伙告诉年轻人,你们玩吧,你们废了利益还是我们和我们后代的。//@微末凡尘心向天空:何同学他或许会对我们这种只有大猛子命的同龄人抱有同情心,但是他永远不会和我们这群人有共情。他出生在北京有自己的家,有独立房间能用苹果全家桶天天考虑些科技未来的有希望的事,可惜我们没这个条件,我也很想像何同学那样搞点新东西但是我只有大猛子的条件,条条大路通罗马,有的人就出生在牛马。//@半吊子佛系:还有最近那个北欧加班的,6点半公司直接关门了,我看的太酸了,好嘛,视频没几天就删了,up好像还被警告了,//@天青色yy1999:我们老爷是大善人,见不得底下有穷人//@TEENJOYAKA: 这有啥好约谈的……//@装甲战兔: 工人辛苦付出的收入和他的付出不成正比,结果还要被约谈//@机吉斯卡: 何同学连麦苹果CEO,猛子被约谈[允悲]//@Gladess:但后浪也是真实存在的,ta们出生的那刻开始就已经是后浪了//@玩列车的三哥:我看到的年轻人,绝不是B站后浪里那些恶心人的玩意,普通人家的孩子都是正正经经辛辛苦苦地工作,上下班堵车挤着地铁。《后浪》拍的是真特么恶心。只是一群老家伙告诉年轻人,你们玩吧,你们废了利益还是我们和我们后代的。//@魔法少年纯洁菌:这都能被约谈,真实不配出现在明面上呗

我父母在57岁时,因我是跨性别,认为我不能算作人,于是在广东代孕一对龙凤胎。最近从亲戚处得到消息让我避一避,他们已确定继承人没问题了,要弄死我。我在试图办理护照异地拉户口本时发现有代孕,然后得知“继承人没问题”的意思。我已和他们没有联系三年了,已手术改证,经济完全独立。他们不让我迁出户口。我爸的说法是这是我绝经7年,52岁的母亲专程去广东生的。

我父母在知道我是跨性别后立刻完全断绝来往,近5年我没有回过一次家。他们在北医六院殴打医生,并有数次试图抓我的行动,如在杭州调动两面包车特警围我租住的楼(港湾家园2号楼)。均有记录,他们从来没有对我表示过默许或者不激烈反对,从来没有妥协过。

我爸曾经在饭桌上吹嘘他让金星这个人妖滚出浙江。好像对跨性别有特别的厌恶。他是浙江省新闻出版广电局的党组副书记单烈,所以能够调动电视节目方面的人员。

他要弄死我的原因是我会对他代孕的子女造成不良影响;同时他对我老家方面的亲戚一直以来的对我不回去的说法是我死了,如果我活着会让他在老家颜面扫地。他现在突然要弄死我的原因,亲戚那边是说现在能确定代孕的婴儿健康了,我猜测也有要在失去实权之前做的原因。

是说不管截图那个卖“少数民族少女原生发”的淘宝店的头发来源是不是真的强迫剪发。
首先真人头发剪下做假发在哪里都是很常见的事,比如脏辫,也有捐赠给化疗患者的,因为真发不宜引起过敏/看着够真实诸如此类。
而问题最大的是这个宣传语……大家传统观念里似乎并没有“少数民族发质更好”的,何况强调“少女(年龄)”,真的过于猥琐恶俗。
假使是挂羊头卖狗肉,这个“羊头”的“创意”来源就显得万分可疑。就算全都往好的方向想,这种宣传语光明正大地出现,已经显得非常侵略者嘴脸了,充满主流对少数民族、社会对女性、成年人对未成年的凝视与霸凌。何况大多时间,观念反射的是行为……

罗兰巴特有个叫“作品诞生,作者已死”的理论,大意是作品一旦完成,就再与作者无关,剩下的交给读者去阐释,即作者在作品完成后不再有对其创造的文本的权威解释。了解作家的生平、社会历史背景、经历、人格固然对理解作品有一定帮助,但如果把作品同作者捆绑在一起解读,读者就失去了一部分自由。虽然这个理论被视作激进,但我倒是很认同,尤其是在看完《全知读者视角》这部小说之后,在诠释作品这方面,作品完成后作家对读者的解读走向可以说是无能为力。从前知道喜欢的作品有个失德作者会因为是否应该继续喜欢作品而感到困扰,但想通上面这些之后就释然了。
你可以依旧喜欢hp系列作品,同时讨厌仇跨的jkr女士。
当然,hp系列的作者永远也不可能因为r女士仇跨变成初音未来,但也改变不了她作为名人引导仇跨实打实伤害到terf群体使其生存环境的事实,在简中闹的沸沸扬扬的r女士被开除作者籍被人肉寄威胁信有多少真假可再说,一个人既可以是凶狠的害人者,同时也可以是脆弱的受害者,而善恶也不是单纯做加减法可以相互抵消的。

Show thread
Show older
酷领结

The social network of the future: No ads, no corporate surveillance, ethical design, and decentralization! Own your data with Mastod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