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p.weixin.qq.com/s/pzqnGtdhEc0
你坐在地铁上,对面坐着的人频频盯着你看,看一会儿就低头在手里的本子上画着什么。
你气炸了,认为对方是在画你,侵犯了你的权利,吵起来以后抢过本子一看,人家画的是丑陋的克苏鲁。
接下来就有一大堆人嘲笑你自作多情,你很委屈,因为你知道对方就是在画你,但恰恰这个故意的“不像”让你没办法证明对方就是针对你。
有很多恶意是没办法讨回公道的,因为它们太普遍,和人类的本性绑定太深了,抗议这些恶意基本上就是在抗议人性本身。
恶意自己的残忍程度并不一定和做出来的行为严重程度正相关,而行为的严重程度也不一定和当事人受到伤害的程度正相关。
恶意就是一种捧高踩低的东西,而想要被认可想要爱就是暴露自身的弱点。
所以人类才会抱团,虚张声势,装逼,服从性测试互相爹来爹去,一边对别人充满恶意,一边又害怕自己成为被这种恶意吞噬的牺牲。文明程度只能增加对恶意的矫饰和辩解,不能减少恶意本身。
最后被恶意吞噬的弱者只能赌上自己的人生进行物理攻击,反正这是任何文明都无法幸免的反抗。

莆田杀人案,欧金中都藏了这么多天也没绝望到自杀,还想活着。被发现后,居然想不开就自杀了。
再者中国现在不是限制死刑了吗?他能不能被判死刑,尚且要看实际法庭审理。即便真判死刑,好歹比那个自杀的当场死亡还能多活好一阵子。

「畏罪自杀」也很有意思,未经法庭审理+宣判,那他就还是犯罪嫌疑人,公告有什么资格宣判他有罪呢?
若「畏罪」指心理活动,那他人都死了,出公告的系统是怎么获知他的脑内活动的?
迷惑。

南乐警方以寻衅滋事罪名刑拘疫苗受害致失独单亲妈妈 

转自微博@疫苗受害致失独单亲妈妈:
今天是爱女李博艺因注射新冠疫苗不幸离世的第30天,孩子离开妈妈整整一个月了,不知孩子在天堂是否安好 昨天下午17时左右,南乐县城关镇负责此事的领导来家中慰问,要求我不要和国外媒体联系,不要再发微博,不要再传播南乐卫健委打人的视频……。我很纳闷不解,为什么他们对我受到的伤害不着急冷处理,如此着急慌忙的劝阻我闭嘴不和外界联系?他们在怕什么?!
share.api.weibo.cn/share/25643

转自微博@疫苗受害致失独单亲妈妈:
今天是爱女李博艺因注射新冠疫苗发生医疗事故离世的第38天,南乐县卫健委主任带头指示手下人殴打疫苗受害儿童母亲的恶劣行径,依然没有得到处理。
我娘家村委会主任今天依然给我打电话要求“不要上访,给你几十万就拉倒吧……”,遭到了我的断然拒绝!他们没有任何解决问题的诚意
我已经在国务院客户端“我向总理说句话”栏目成功注册了个人信息,《中央纪委党风政风监督举报平台》也已经注册成功,计划先通过网络递交上访材料,假期结束后再进京,因为网站上递交材料有字数限制,视频、录音材料上传不了
要求:
1.、依照《医疗事故处理条例》的相关规我进行医疗费、误工费、住院费、丧葬费等方面赔偿,依据国家相关政策对我这样的失独家庭制定救助帮扶方案。
2、南乐县纪检监察机关依据国务院颁布实施的《国家公务员处分条例》第12条、第16条、第25条之规定,给予打人参与群殴蒋艳红的公职人员开除处分;依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中华人名共和国公职人员政务处分法》相关规定,指示手下四个男人压在蒋艳红身上捶打的南乐县为建委主任开除公职、开除党籍处分。
惧法朝朝乐,欺公日日忧。南乐县卫健委主任带头殴打疫苗受害儿童家长的恶行必须曝光让他红遍网络,给关注此事的网友们一个交代!
share.api.weibo.cn/share/25643

转自微博@五盏茶:
很抱歉,我没能帮到这位单亲失独妈妈!刚得知 @疫苗受害致失独单亲妈妈 被 @平安南乐 刑拘。她此前曾联系过我,但我也无能为力。你们为何以寻衅滋事刑拘她?人心都是肉长的,你们为何如此铁石心肠?@河南省卫生健康委 @健康中国 @平安中原 @中原盾 她没女儿了,咱都是人,做点人事不好吗? ​​​
share.api.weibo.cn/share/25643

4+3+2一看就是照搬的德国教育体系。如果真的照搬,理论上高中就不会是2年,还会给一到两年准备高考。德国的教育体系由基础教育、职业教育、高等教育和继续教育组成。德国的教育体系的起点是幼儿园和小学。德国的小学只有四年时间,学生将在四年级完成一次分流。依据小学的成绩、老师的鉴定以及家长的意见(放在贵国就不知道如何操作了),孩子将被决定升入哪一类中学学习。小学毕业后,学习成绩较好的学生通常会选择进入文理中学(Gymnasium),为期8到9年,这是进入高等教育的必经之路。文理中学(Gymnasium)毕业的学生具有参加“德国高考”——Abitur的资格,这是进入大学的必要考试(不过家长也还是觉得晚一年Abitur成绩会更好,拜仁州曾经将Abi的时间提前了一年,学生和家长都闹了挺久);成绩次好的学生往往会进入实科中学(Realschule),学习5到6年,学校以培养中等的工商业界、政府机关的事务人才为主,毕业生会考入Fachhochschule继续学习;成绩再次的学生,则就读五年制的职业预科(Hauptschule)和职业教育完成学徒训练,并以从事工业制造业为主。

不知道三观正是什么意思了,中国人说的三观正,可能是拥护共产党,异性恋,以及不吸毒这三条吧。

废物同人女要接翻译赚钱… :aru_0100: :aru_0100: :aru_0100: 欢迎大家转发约稿谢谢呜呜呜呜呜(私信联系我就可以

微博看到的,反跨人士把推特一个叫“小艾”的mtf人肉了,并且联系到其家长,以及ta男友家长,强行被出柜。后果是受害者被家长强行送到精神病院“矫正”,最后受不了自杀了。
简中人贱不贱呐,网上敲敲键盘就杀死了一个人,开心吗?黄纳。

又是经典的中国特色监控事件——一到学生跳楼监控就坏了,河南有位15岁高一学生疑似被坠楼,身上多处受伤,左手背有口齿咬痕,颈部有明显勒痕,头顶部有外伤致使部分头发缺失,校服表面有锐器划烂迹象,然而警方既不让查看尸检报告,也不完整念报告内容,更不允许律师复印。只告知“符合高坠死亡特征,排除刑案”,对撕烂衣服拒绝鉴定。 坠楼原因,警方结论是“失足”,但是这位死去的高一学生此前有与班上同学起冲突。
事情已经过去九个多月没得到应有的答复,友友们,有豆瓣号请转发这位维权的父亲。
🔗:douban.com/people/244213098/st

所以,中国女人也为女性解放和参政议政的权利上过街,游过行,流过血,只不过在官方的叙述中被抹除了。
share.api.weibo.cn/share/25603

#韩国音乐剧 #swagage #呐喊吧朝鲜
2021 welcome大学路 官摄直播全场(韩中英日四语字幕)

2021년 10.29日东九区晚 20点-24点

+welcomedaehakro.com
+welcomedaehakro.com/kstage
+Youtube : han.gl/xmPV7

看了2014年纽约时报一篇关于人事档案的文章,不知道为什么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一种活在奥威尔小说里的感觉就是说…记录一下。 

袋子里的中国人
慕容雪村

北京——2000年夏天,一位前同事交给我一个密封的档案袋,说我们公司——一家销售汽车及机器设备的国营公司——已经破产,我应该自己把档案送到人才交流中心。人才交流中心是一个政府机构,最重要的职责之一就是管理中国公民的档案。自上世纪五十年代开始,数以亿计的中国人都有这么一个袋子,里面装着他们的秘密档案。

在人事档案制度初期,共为四类人建立了档案:为干部、学生、职工和军人。这项制度的主要目的就是控制中国公民,主要由其档案所属的“单位”来实现此项控制。 数十年来,档案在中国人的生活中发挥着重要作用——工作调动、升职、入党、迁徙、分房等人生大事都离不开档案。

根据档案管理规定,我无权查看自己的档案,更不能打开这个袋子,否则就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在中国,很少有人能看到自己的袋子,只有政府和政府控制机构中的特定人士——某些党员——才有权查看,它是中国政府控制民众的秘密工具之一。和极权社会的许多秘密武器一样,人事档案系统的效用也在与日递减,“死档”、“弃档”日益增加, 不实信息比比皆是。尽管如此,人事档案依然在中国人的生活中发挥着重要作用,这些装着谎言的袋子甚至可能决定人的命运。

在那时,人才交流中心的档案管理费是每年120元(约合15美元)。我不想付这笔钱,也不在乎什么“法律责任”,回家后直接撕开了那个袋子,把袋中的每一页纸都看了一遍。

最早的文件是一份《入团志愿书》,1989年5月26日写的。当时我正在东北深山中的一个小镇上读初中,而北京天安门广场上的青年学生正在抗议政府的腐败专制——这两件事并无关联,组织上也批准了我的入团申请。从此以后,这个袋子就变成了我的一部分,跟着我从小镇到北京,又从北京到成都,我至今难以想象,是什么样的系统和力量,才可以让这个袋子走过几千公里的路程,走过大半个中国,而我却对它一无所知。

这个袋子中有一些谎言是我自己编的。虽然档案中的许多表格都附有《填表说明》,要求我们“必须抱着对党忠诚老实的态度,实事求是地填写本表”。但我实在算不上老实,高中毕业前填的《家庭情况调查表》,我说我的妈妈和姐姐都是党员,但她们不是,编造这种谎言的目的非常简单:家中有几个党员总不是什么坏事吧?在奖惩一栏中,我说自己获得过征文比赛和演讲比赛的大奖,这纯属虚构。这些谎言轻易就可识破,但从来都没人找我谈过,以至于我怀疑根本就没人认真翻阅过我的档案。

还有一些谎言是老师和同学帮我编的。在课堂上,我的老师都教导我们要爱共产党、爱中国政府,但作为成年人,他们知道这些评语将伴随我的终生,所以在私下里,他们也会为了自己的学生的未来,尽其可能地为我说好话,甚至还要冒一点小小的风险。

在《学年评语表》的“担任工作”一栏中,我高中的老师说我曾担任共青团的组织委员、宣传委员,以及某所小学的课外辅导员,这些我都没干过,我甚至不知道有那么一所小学。其实我当时并不是一个乖孩子,虽然成绩不错,但经常旷课,常常跟同学打架。

在《社会实践活动登记表》中,我的老师们说我曾参加学校的军训,还在1991年的春节去慰问过军烈属——这是共产中国最经典的好人好事——这些事我一件都没做过。

中国政府的档案制度绝对谈不上善良,但从我的档案中,还是可以看到中国人温暖和友善的心。比如我的老师们对我言过其实的褒奖我,但在另外一些时候,因为其随意、模糊以及信息不透明,来自他人的评语常常有可能变得险恶,甚至毁掉人的一生。

我的一位初中同学曾经因人事档案而遭受挫折,他是一位国企员工,1998年想谋求更高的职位,口试、笔试的成绩都很优秀,但最后还是失败了。他反复找领导追问原因,领导告诉他:其实我对你也很满意,但你的档案实在太难看了。他至今不知道自己的档案中写了些什么,但显而易见,他的袋子已经成了他人生中难以背负的负担。

汤国基的故事更加伤感。80年代早期,他是湖南益阳师专的一名学生,在就读期间,他曾致信媒体和政府,批评自己的老师及系领导。从1983年毕业后的20年中,虽然他才华出众,却一直找不到一份正式的工作,有些单位本来打算录用他,却总是一次次变卦,当地流传着他患有精神病的传言。直到2003年,因为一个偶然的机会,汤国基才知道原来这二十年的霉运都缘自其档案险恶的评价,一位老师这样写道:“(汤国基)有严重的神经官能症,不宜担任教学工作。”

……

好魔幻的存在啊,档案这种东西。自己无法接触到的自己的一生,“绝对真实”的、作为“历史”被记录下来的一生……

查了一下,慕容雪村2014年还因为在自己家里纪念六四而被拘留过 :0080:

翻了一圈影評這個最好笑【】
很拆那很黑色幽默

承接各种季度总结、思想汇报、工作计划、马原毛概作业、征文、文史教育类职称论文🌹
千字50,千字以内24小时交稿,无需付定❤️
联系方式和其他业务请看置顶嘟文🙆🏻‍♀️

#等国 中特买凶杀人是镇政府出悬赏公告,活人两万死人五万。
#这不是地狱什么是地狱 😅

极乐迪好像没做哪个任务现在流程卡住了,虽然我不介意开新档再泡一次金警督 :aru_0120:

RT
壹传媒前行政总裁张剑虹、前《苹果日报》副社长陈沛敏、总编辑罗伟光、执行总编辑林文宗等6人,连同集团旗下3间公司,被控“串谋勾结外国或者境外势力危害国家安全罪”,违反《港区国安法》。案件12日在西九龙裁判法院作交付高等法院的提讯日,控方申请押后案件至12月28日再作第二次提讯日,获署理总裁判官、国安法指定法官罗德泉批准。所有被告无保释申请,须继续还押。
另外,壹传媒集团创办人黎智英,被指串谋李宇轩、刘祖廸等人勾结外国势力,以及协助李宇轩逃离香港,遭控串谋勾结外国势力危害国家安全罪等 3 项罪名。他今日同样在西九龙裁判法院作提讯日,案件亦按控方要求押后到 12月28日再讯。黎智英同样无保释申请。
🔗:thestandnews.com/court/%E8%98%

Show older
酷领结

The social network of the future: No ads, no corporate surveillance, ethical design, and decentralization! Own your data with Mastodon!